旧版 手机版
 
 
当前位置:首页 -> 文化 -> 文艺荟萃
少年打猎记
2019-03-19    柳邦坤    黑龙江林业报

  初中毕业等待升学的那个暑假,我和班上的几个男同学去山上打了一次猎。

  同学有5位,他们是志坚、慕华、利胜、国跃、照敏,算上我一共6人。

  我们是早晨出发的,去林场的东面,离家二三十里路,到一个叫红色的小河畔。

  当时利胜背了一杆半自动步枪,是他爸爸的,他爸爸是个神枪手,两年后,我回场工作,曾在山林里亲眼目睹了他一枪就打下树上的一只鸟,枪法真的叫人称奇。国跃背了一杆口径步枪,当然也是他爸爸的,那时没有禁枪,个人是可以买沙枪(双筒或单筒猎枪)或口径枪的。志坚是我们同学里的神枪手,家里也曾有枪,他得以练就一手好枪法。

  好像也没有走太久,我们在一处沟塘子里,幸运的发现了一只野猪,这时我们在暗处,身后就是树,右前方是茂密的树林和山岗。由于第一次狩猎,没有经验,特别是还没有什么实战经验、枪法也不怎么好的利胜,没有把握,他和国跃分别举起了手中的枪。野猪在明处,四周没有任何遮挡,正在那里拱着草地,像是在觅食。

  这时,第一次见到野猪的我们,心里也很紧张,担心是个孤猪,我们听说过孤猪厉害,那长长的獠牙像利剑一样,可以挑猎狗和猎马,出色的鄂伦春猎手也被挑过。万一野猪打不死,扑上来跟我们拼命怎么办?一位同学甚至想到了上树,并开始往树跟前退。

  拿枪的两个同学总想离野猪再近些,这样开枪更把握些。就向右前方迂回,那里的树更密一些,离野猪也更接近一些。可是刚走了没几步,就被警觉的野猪发现了,它抬抬头,不再觅食,似乎是发现了我们,顷刻间,撒开四蹄,向离它最近的我们右前方的树林飞快地跑去。

  眼看到手的猎物跑了,把带有野性、胆子特别大的志坚急坏了,他一把从利胜手里抢过枪,“把枪给我!”就向野猪逃窜的方向飞奔而去,我们也紧随其后,右前方是柞树岗,林子很密,野猪进了林子,就如同鱼入海洋。眼前到处可见野猪拱过的痕迹,有的倒木让野猪也翻起来,这样看来,这里应是有群猪活动过,刚才发现的不是孤猪。

  跑在最前面的志坚同学发现了一次野猪的踪影,可转眼间就不见了。我们清楚地听到了野猪崽子的“吱吱”叫声,但找了半天,也没有发现野猪。志坚同学气得七窍生烟,我们也扼腕惋惜。

  这一次狩猎,使我们的假期生活多了一份历险的经历。从山上下来,我们又来到红色河边,在河里钓鱼,这条小河极窄,但河里有名贵的冷水鱼。利胜同学虽然打猎失手,但钓鱼一展身手,他幸运地钓到了一条大细鳞,也算不虚此行。

  回家的路上,我们一直惋惜,如果稍有经验,我们就抬一只野猪回家了。哎!那是啥感觉,那有多神奇。一直过了好久,我们还为这次失败的狩猎懊悔。

  一晃儿40多年过去了,志坚和慕华两位同学已离开我们,志坚离开的更久些。正是这位有点虎劲儿的志坚,后来成为狩猎能手,他自己开着汽车或拖拉机,拉着给养上山,一个冬天能打几十只、上百只猎物。像野人一样常年在山里生活,也许生活不规律,后来他得病不治,早早离开了人世。不知是否那次我们没成功的打猎刺激了他,还是他天性使然,否则,他怎么会成为一名出色的猎手呢?

  如今,猎枪早已禁用,也早已进入禁猎时代,打猎,当然是一个少年时代的回忆了。

  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免责声明 | 网站地图  
    中国龙江森林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主办 咨询监督电话:0451-82622425 邮箱:sgzwgk@126.com
地址: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66号 黑ICP备:05002205 政府网站标识码:2300000013
       
       
6合王中王心水高手论坛